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每期自动更新跑狗图 >
杨伟宾 林伯海:中国价值提升我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逻辑理路
发布日期:2019-05-26 03:03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价值契合了提升我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现实需求。在理论上,中国价值沿着破—立—聚的逻辑理路提升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破——解构西方价值观霸权;立——构建全球治理中国价值话语体系;聚——把中国价值话语体系融入全球治理,凝聚对全球治理中国方案的共识。在实践中,通过主动参与全球治理活动,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逐步彰显中国价值,通过承载中国价值的“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实现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提升。

  〔基金项目〕教育部全国高校优秀中青年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择优资助计划项目“构筑新时代中国价值的关键基础理论研究”(18JDSZK141)

  〔作者简介〕杨伟宾,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研究生;林伯海,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成都611756。党的十九大提出:“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中国价值不仅可以为中国人民提供精神指引,增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而且还能伴随中国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的进程中,在为世界贡献的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中,提升国际社会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文化的认同感,为我国在新时代全面改革开放条件下提升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发挥重要作用。

  全球治理话语权体现在全球治理的议题设置、规则制定、具体实践中,一个国家或组织的主张获得的价值共识和国际认同。换言之,价值认同是提升一个国家全球治理话语权的基础。毋庸讳言,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提升还面临着价值缺位所带来的困扰。

  (一)西方价值观主导了全球治理体系及其话语构建“全球治理”这一概念源于西方,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西方中心主义。西方价值观将自己视为唯一正当的、要求全世界与他们一致的普世价值,就如乔治·凯南认为的那样:“我们根深蒂固的倾向是以与我们自己相仿的程度来评判别人”〔1〕。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的西方价值观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实际上是西方的制度、规则、观念等在全世界的推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奉行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价值观,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它们将其作为普世价值扩展到全球治理领域,特别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伴随新自由主义的甚嚣尘上,新自由主义价值观被融入到全球治理体系的构建中;以个人自由、个体本位价值观立国的发达国家主导全球治理体系,人类面临的共同利益、其他国家的主张难免被边缘化甚至被忽视。在西方价值观主导下,全球治理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西方领导、他国配合”的模式,而非平等共赢模式。

  西方价值观滋生了全球治理体系中的西方话语霸权。西方发达国家在其价值观主导下,不知不觉地将全球治理视为维护其实力增长、利益实现和价值观推广的工具,譬如美国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领导着一个单极世界,应该当之无愧地制定世界秩序规则,并准备好实施这些规则。”〔2〕同样,一些西方国家基于普世价值,炮制出“人权高于主权”价值观,并以此为借口干涉、损害他国主权,却没有看到自己制造了全球最大的人权悲剧。基于西方世界这一局部性的历史传统、国际关系现状,一些西方国家提出了“主权让渡”的全球治理理念与主张,认为在全球化、信息化的当下,全球治理中主权原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各国应交出一部分主权。毋庸置疑,这在特定条件下具有一定的应然价值;然而,这一理念与主张忽略了世界的多样性,难免会造成强国对弱国的霸凌、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侵害。美国在中东北非地区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引发了一系列危机,充分证明了这一理念与主张的缺陷。

  (二)中国价值的缺失影响了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构建价值观是话语体系构建的核心,当前中国价值观国际传播的不到位,导致了中国全球治理话语体系构建不到位,全球治理话语权不强。

  第一,中国价值的不彰削弱了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构建的能力。中国倡导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机制,主张合作共赢的全球发展模式。近年来,伴随中国国力的日益增强,中国参与各类国际性组织活动的机会不断增多,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多边外交舞台上承担的国际责任越来越重。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出现了两重性,即经济上,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近十年,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越来越迈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利益诉求与发达国家的相同点将越来越多;政治上,中国在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的同时,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其作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发展阶段的二重性使得中国在国家利益上,不论与发达国家还是与发展中国家,都同时存在交汇点和冲突点。再加之中国价值在国际社会的传播与彰显不够,导致在面对“发达国家对中国合作与遏制、发展中国家对我国期许与疑惧、周边国家对我国倚重与防范、多边场合对我国追捧与孤立并存”〔3〕的局面时,中国对自身参与全球治理角色定位的解释力不够,削弱了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构建的能力。

  第二,中国价值融入全球治理话语体系的程度和水平与中国经济对全球增长贡献率不匹配。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作出重要贡献,十八大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三十”〔4〕,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取得巨大成就,开创了全面改革开放新局面,奠定了中国全球经济治理话语体系构建的基础。当前中国在相对比较容易凝聚共识的领域已经逐步开放到位,新时代,中国将在制度、规则、话语权等各方面推进更高层次、更加全面的,双向、平衡的高水平对外开放,这更需要能够增强解释力的话语体系。但与此同时,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由于中国价值融入全球治理话语体系的程度和水平与中国经济对全球增长的贡献率不匹配,导致了世界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认同度不高,如尽管多年来中美贸易通过优势互补促进了各自经济的发展,促进了两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但仍有89%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5〕,又如虽然“一带一路”倡议极大促进了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与完善,但仍面临着众多的疑虑与观望,一些印度学者就认为这是一条征服之路。这充分说明,中国价值融入全球治理体系的程度和水平亟待提升。

  第三,中国价值助力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不到位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误读。西方信奉国强必霸,所以对中国“和平崛起”不相信,以惯性思维妄议中国有野心,对中国发展感到恐慌。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西方经济复苏缓慢,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良好的发展,并在各国际场合不断提出既符合自己国家利益又兼顾人类发展要求的主张和议题,却被认为是挑战者,如乔纳森·芬比出版专著《中国会主导21世纪吗?》,www.493049.com,《外交事务》刊登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的文章《无可阻挡的超级强权:为什么说中国主导世界是必然的》,《时代》周刊封面报道《不自由世界的下一个领导人》。西方主张零和博弈,所以对中国的“合作共赢”理念不理解,以旧有思维解释中国新概念,对中国参与全球治理抱有警觉心态,认为中国已对西方产生了全方位的威胁和挑战。阿伦·佛里德伯格出版《中美亚洲大博弈》,金骏远在《外交》上发表《现实和当前的中国威胁:现在是华盛顿担心的时候了》,《经济学人》封面报道《崛起中国的危险》。西方热衷划分势力范围,所以对中国“包容普惠”理念不明白,以西方传统曲解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倡议和措施,最终得出南辕北辙的谬误。面对西方世界炮制的具有严重西方价值色彩的“中国搭便车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论”“中国新殖民主义论”等错误论调的甚嚣尘上,中国亟待通过加大中国价值的国际传播,助力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提升,以消解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误读与误会,延续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以便更好地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法官同志,我愿意还钱,可不可以把我的手机彩铃取消了,太丢脸了。”近日,邻水县失信被执行人杨某来到该县法院对法官说道。原来,失信被执行人杨某前段时间因为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手机彩铃被联通公司更换,无论谁打他的电话,对方都能听到“您好,您所拨打的机主已被邻水县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督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彩铃。“这是法院对‘老赖’采取的信用惩戒措施,以此给他们施压,敦促他们自觉履行义务。”邻水县法院执行局法官陈于介绍道。

  1983年吴启华签约TVB,与大多数艺人一样,吴启华并不是一炮而红的那种明星,也是从很小的角色开始演起。自饰演与刘德华合作的《魔域桃源》中的武当弟子慕容白后,就一直是反派角色,从遭人唾弃的流氓、毒贩的手下到《九品芝麻官》中嘴欠的状师方唐镜等。

  “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彩铃,是在向失信被执行人的交际圈“高调宣布”他是失信被执行人,可以让失信被执行人感到巨大的社会压力,同时对潜在被害者有风险提示的作用,以此敦促他们自觉履行义务,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姚永富表示,“失信彩铃”的订制,是建立在实名制基础之上,电话打通,进入听觉的是老赖的“广而告之”,银行会却步,潜在的生意伙伴也会退避三舍,亲友也会基于密切关系善意提醒,能起到警示的效果。

  前段时间刚过完52周岁生日的吴启华心态依然年轻,风采不输当年,祝不老男神愈来愈好。

  “每个赛季开始前球队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劳伦森指出。“球队想赢得冠军奖杯,如果可能就双冠王,能全部都赢下当然最好。我们从来不会说哪座奖杯更重要,我们为了每座奖杯都会付出全力。”

  • Power by DedeCms